傲世皇朝平台-

  王健林放弃,傅军陷麻烦,两涨停寄望中金拯救

傲世皇朝平台-

  王健林放弃,傅军陷麻烦,两涨停寄望中金拯救

  王健林放弃,傅军陷麻烦,两涨停寄望中金拯救新华联

  来源:富凯财经

  富凯摘要

  债台高筑,股权质押,高管跑路,抱上大腿能否解忧?

  作者|幕恩

  排版|十一

  王健林曾认为所有的行业都有天花板,唯独文化产业没有。但曾发下豪言的王老板最后将旗下核心文旅业务“大甩卖”了。而同样花大价钱投资文旅业务的傅军现在也面临着如何解救新华联的难题。

  5月17日晚间,新华联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称,公司股票于2020年5月14日、2020年5月15日连续两个交易日内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

  对于公司股价的上涨,新华联给出了解释称:“公司控股股东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华联控股”)与中金公司签署了《委托服务协议》。”

  在投资者看来,中金公司的介入有可能为长期低迷的股价打强心针。那么,抱上中金公司大腿的新华联未来会如何呢?傅军会否力保新华联,还是如王健林一样就此卖掉文旅产业呢?

  中金介入因发易主猜想

  据新华联5月13日公告显示,新华联控股持有公司股份数量11.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1.17%,累计被冻结和被轮候冻结11.6亿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100%,占公司总股本的61.17%。

  新华联控股所持公司股份全部被司法轮候冻结的消息,无疑说明了公司控股股东资金紧缺。

  对此,新华联也在公告中坦言,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不可抗力因素的严重影响,新华联控股多项业务遭受重创,经营回款大幅减少;加之持续受到“降杠杆、民营企业融资难发债难”的影响,偿付贷款和债券导致现金持续流出,流动资金极为紧张。

  据悉,新华联控股已出现多项债务违约,如未能如期兑付“15 新华联控MTN001”中期票据应付本息,并因此触发了新华联控股“19 新华联控SCP002”、“19 新华联控SCP003”超短期融资券的交叉保护条款约定情形。

  受此影响,大公国际咨询评估有限公司、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下调了新华联控股主体信用等级及公开发行的相关债券信用等级。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新华联表示“股份冻结暂时不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但公司同时还表示,“若控股股东所持冻结的股份被司法处置,则可能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

  富凯君发现,新华联控股持有的新华联股份除被全部冻结外,新华联控股还已质押其所持公司大部分股份。从一季报来看,其质押的股份数为11.34亿股,占其持公司总股份11.6亿股的98%。

  事实上,受新华联控股资金短缺影响的不只新华联一家上市公司,根据多家上市公司公告,公司控股股东新华联控股所持宏达股份赛轮轮胎等上市公司股份均处于轮候冻结状态。

  在“金主”资金短缺的情况下,新华联开始寻求中金公司的帮助。据新华联透露,公司控股股东新华联控股与中金公司签署了《委托服务协议》。新华联控股拟在新华联控股及/或下属子公司层面引入战略投资者,委托中金公司作为独家财务顾问。中金公司将提供协助新华联控股寻找合适的战略投资者,协助其与战略投资者进行沟通,协助其制定引资方案及其他相关服务。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双方暂未明确潜在战略投资者,亦不涉及股权转让比例等细节内容,引入战略投资者事项尚存在不确定性,不排除公司控制权变更的可能性。

  也就是说,即使新华联与中金公司签了协议,但公司易主的情况仍有可能发生。而在投资者看来,这无疑是一个押赌的好机会。

  年报难产推至6月份

  虽然投资者对中金公司抱有很大的期待,新华联股价也连续上涨,但新华联能否寻到“白衣骑士”救命目前还未可知。

  更让投资者担心的是,正在寻求外援的新华联目前的境况并不太乐观。一季度报亏3.3亿元的新华联截至目前依然没能公布2019年年报。

  据了解,新华联原定于4月29日披露2019年年报,但在此后,公司将年报披露如期延至6月18日。为此,深交所还在关注函中要求公司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按期披露经审计的年度报告。

  对此,公司解释称,受疫情影响,公司审计人员流动及现场工作受到影响,净利润占比超过1/3的重要子公司无法开展正常的现场审计程序,部分单位及金融机构的询证受疫情影响至今仍未回函。

  虽然新华联2019年年报难产,但从公司2019年前三季度的报表来看,公司的业绩并不理想,实现营收56.25亿元,同比下降8.8%;实现归母净利润1.63亿元,同比下降46.64%。与此同时,截至2019三季度末,新华联资产负债率增至83.86%。

  值得注意的是,新华联控股股东资金紧张引来深交所的问询,在关注函中,深交所要求公司年审会计师充分评估和关注你公司是否存在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违规对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等情形。

  据了解,新华联控股股东与新华联的财务关系比较混乱,双方资金调用比较频繁。据报道,新华联曾向新华联控股等关联方进行资金拆借款,此外。新华联与控股股东新华联控股旗下财务公司还存在大额存贷款业务往来。

  事实上,从2019年起,新华联频繁更换高层一事就已经体现出公司乱象。

  2019年10月,公司独立董事何东瀚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其所担任的独立董事职务。2019年12月公司还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兼总裁苏波因个人问题正在公安机关协助调查,公司聘李建刚为代行董事长。

  此后,公司与2019年12月23日召开第九届董事会第二十一次会议,同意改选马晨山为公司第九届董事会董事、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及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并改聘苟永平为公司总裁。

  2020年1月9日,公司召开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改选马晨山为公司第九届董事会董事,并于同日召开第九届董事会第二十二次会议,选举马晨山为公司董事长。2020年2月22日,公司副总裁刘岩辞职。

  高管层的不断变动和业绩的下降,让投资者更加担心新华联的未来,而对于旗下控股多家上市公司的傅军来说,会如何挽救新华联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王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