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皇朝注册登录-股价下跌项目“跑单” 广发证券遭罚余震不断

傲世皇朝注册登录-股价下跌项目“跑单” 广发证券遭罚余震不断

  来源:北京商报

  受康美药业事件处罚事项影响,7月13日,广发证券股价开盘下跌3.68%。于广发证券而言,余震刚刚开启,在证监会公告拟处罚决定仅两天时间后,广发证券就被“友商”火速解聘定增事项联席主承销商一职。业内分析认为,受累处罚事项,目前以广发证券为保荐机构推进中的项目或大多将选择“挥手告别”,公司也恐错失这轮券商投行业务爆发期,这对于近年已诸多不顺的广发证券而言,无疑又是一记重击。

  定增承销被火速解聘

  广发证券被罚事项迅速发酵。7月12日晚间,国信证券公告称,公司当日召开董事会会议,审议同意不再聘请广发证券为公司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联席主承销商,公司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联席主承销商变更为中国银河证券、红塔证券

  今年4月24日,国信证券公告称,公司150亿元定增事项已获证监会核准,彼时公布的联席主承销商为中国银河证券、广发证券、红塔证券。这也就意味着仅差发行“临门一脚”,国信证券在联席主承销商团队中临时剔除了广发证券,其余两家未变。

  国信证券此次董事会会议召开堪称“火速”。7月11日(周六)发出的书面通知,7月12日(周日)便开会审议了此次会议的唯一议案——《关于变更公司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联席主承销商的议案》,并获全票通过。北京商报记者就公司变更联席主承销商的具体原因致电国信证券,但未获接听。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与广发证券的被罚密不可分。

  7月10日,证监会对广发证券在康美药业相关投行业务中的违规行为依法下发行政监管措施事先告知书,拟对广发证券采取暂停保荐机构资格6个月、暂不受理债券承销业务有关文件12个月的监管措施,并严肃追责相关责任人员。

  受累康美药业300亿元财务造假案,广发证券此次收到的是证监会今年对券商开出的最重罚单,处罚力度超出市场预期,对广发证券的影响首当其冲要承担的就是展业受限项目流失带来的损失。市场人士指出,国信证券“跑单”只是一个开始,受累该处罚,广发证券手中的项目都会受到波及。

  恐错失投行业务爆发期

  一直以来,广发证券都是资本市场的“保荐大户”,北京商报记者根据Wind数据统计,截至7月13日,广发证券保荐的IPO审核申报企业共有137家,在行业中排名第七位。其中44个项目已被终止审查,66家处于辅导备案登记受理阶段,6家已发行,2家已领取核准发行批文,在审项目共19家。另外广发证券还有4个定增项目正在推进。

  随着广发证券相关业务开展将被暂停,市场接下来关注的焦点在于项目方的抉择。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目前正在推进上市融资事项的企业,以广发证券为保荐机构的大多都会选择变更,因为后者业务暂停项目方不确定要等多久。

  业内认为,对于项目方而言,融资的急迫性与前期投入的损失相比,变更保荐机构可能是“两害相权取其轻”。“IPO保荐一般申报时保荐机构会收点钱,也就一两百万元,大头都是在发行后收取。对于项目公司来说,变更新的保荐承销商就是需要重新谈协议,损失了时间成本,以及追加审计和新保荐机构的一些尽调成本,影响不算太大。而对广发证券而言,变更项目的大部分费用是收不到了。”王骥跃如是说。

  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财务与金融系教授孟庆斌对北京商报记者进一步指出,2020年是IPO大年,资本市场改革加快推进,各家公司都在积极储备项目,处罚事项使广发证券口碑受损,整体业务势必受到波及,这不仅影响公司业绩,错失了这波投行业务爆发期,对于公司后续的损失也是重大的。

  对于项目可能流失如何考虑、现有的项目如何安排等问题,广发证券方面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目前公司业务类型多样,不同业务的监管规则也存在差异,公司本着客户至上的原则,在依法合规的基础上,全力妥善推进存量项目进程,并持续做好上市公司客户的持续督导工作。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受处罚事项影响,7月13日,广发证券股价开盘下跌3.68%报17元/股,盘中最低下探至16.33元/股,收盘跌幅收窄至2.04%,报17.29元/股,总市值1317亿元。而当日A股三大股指全线上涨,券商指数整体上涨1.81%。

  “流年不利”市净率垫底

  根据中国证券业协会7月10日公布的2019年度证券公司排名情况,广发证券总资产、净资产、营业收入、净利润均排名行业第五位,毫无疑问列于一线券商阵营。不过从估值上看,Wind数据显示,目前广发证券的市净率(PB)为1.415倍,在A股上市券商中,目前排名垫底。

  沪上一位分析人士指出,近年间,广发证券发生了一系列风险事件,受累康美事件业内也已有预期,资本市场提前有所反应。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广发证券近年间可谓“流年不利”,先是境外子公司基金投资在2018年巨亏超9亿元,不仅业绩“失血”,更引起了监管关注,去年3月,广东证监局向广发证券下发罚单直指其对境外子公司管控不力,要求其严格追究导致境外子公司出现重大风险的相关责任人员责任。去年4月,广发证券因为债券业务低成本抢占市场的问题收到了监管部门开出的首张价格战罚单。随后2019年6月,广发证券150亿元定增宣告“流产”,对于定增失败的原因,广发证券表示,是由于市场环境和融资时机变化等因素。

  2019年以来,广发证券高层变动频频,已有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总经理相继去职,业内猜测,广发证券此轮人事变动不乏有相关高层为境外子公司投资失利和康美事件发酵等风险事件担责的考量。

  值得一提的是,萦绕在广发证券身边的股权之争也在今年暗流涌动,千亿市值的广发证券长期处于无控股股东和实控人的状态,一直被资本觊觎。天眼查显示,广发证券A股第一大股东为吉林敖东,持股16.43%,第二大股东为辽宁成大,持股16.4%,两者股份仅差0.03%。

  今年以来,粤民投连续出手拿下了辽宁成大的控股权,市场猜想粤民投下一步或将谋求广发证券的控制权。或是出于防御考虑,今年5月以来,吉林敖东在港股市场连续增持广发证券,大有打响股权保卫战的意味。

  股权之争呈何走向、风险事项如何处理、受“黑天鹅”冲击后如何翻盘,业内将持续关注。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马嫡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常福强